• 2012-05-22一首迟到的诗 - [梼杌]

       一首迟到的诗
        ——写给果果的三岁生日

    你太小了,还不能懂得
    时光飞驰的含义
    不能懂得,年复一年
    雨水向草木注入新的生命
    泥土被反复地翻开
    你也许还不知道什么是记忆
    也就不能理解遗忘
    人们常被投入未知的河流
    在激流险滩之中,忘记
    自己的目的和曾经
    爱过的事物,就像你
    我多久没有想起
    你的名字——果果
    她念起来是那样饱满和充实
    当长久的暴风雨掀翻了大海
    隔断我与外界的联系
    隔断了运送噪音的管道
    我在孤独的云层下
    消化着结石般的历史
    既然不能抵达你的城市
    就让我用吹醒树木的风
    来问候你吧,就让我们
    用天空上的星星
    遥远地交流吧

    5,19

    分类: 梼杌
  • 2012-05-22占星者的故乡 - [梼杌]

      占星者的故乡

    你来了,放下行李
    我邀你到泥土上坐一坐
    坚硬的野花开满坟头
    风在为树木把脉
    远方的稻谷把头一点
    平房子像羊群回到山谷

    我们累了,酒杯的身影
    有些恍惚,池塘是个大酒杯
    绿蚁新醅,滤掉杂质
    水中跳跃着过往的书信

    这一路上遗落了太多东西
    野雁的声音,星光在移动
    它们从东到西,从南到北
    一路上我梦见孤独终老
    一朵花开和一朵花谢
    我的梦中有太多的黑暗

    2012,3

    分类: 梼杌
  • 2012-05-22 彭蠡湖 - [梼杌]

      彭蠡湖

    我曾站在悬崖的尽头
    眺望湖水叙事的开始
    枯草没过我的膝盖
    红色的船满载秋天驶向远方
    波纹击碎阳光,没有人
    解释万物从何而来
    只告诉我它们生活了很久
    那几个波平如镜的夜晚
    湖中盛满星辰
    渔灯点亮山脉
    沙洲上古塔的残骸
    被一次次唤醒……
    我用锄头耕耘着一小块土地
    我太小了,还不善于
    使用这古老的农具,现在
    已无人传授,像所有过去的技艺
    在雨水和干旱交织的季节
    我辨识着不同的树木,记住
    它们的名字,还有路边
    各种奇妙的植物,哪些会有
    蛇虫出没,哪些可以用来解毒
    哪些又被载入诗经
    我在湖边感受着自己的呼吸
    它的节奏与水面的起伏相应
    那时候我多么惊奇
    这种造物者的恩赐
    当我的知觉慢慢恢复
    却看到一种美感正在消逝
    想象被塑料布裹死
    记忆遭到成群地摧毁
    在探照灯下,月亮长久地失明
    混凝土接管了湿地
    到处是荒凉的码头
    我听见水的颤抖,它寒冷
    孤独,无所依靠
    它放弃了我们,放弃了我的子孙
    甚至放弃了生存
    为了这一切,我会一直
    活着,会痛苦地活下去
    直到这片世界寸草不生

    2012年2月底

    分类: 梼杌
  • 2012-05-22尺素书1-3 - [梼杌]

      一

    在这样的夜里
    我想起你
    灯火如同麦穗
    树叶像蜕去的蝉壳

    这一刻我有如新生
    雨后的空气
    散发出陈旧的街道
    一条蓝色的鱼
    正取代夜空

    建筑浮出水面
    露出嫩绿的屋顶
    为了抵达你
    他们吹起无边的波纹

    3月10日

     

    那些书横七竖八躺在窗台上
    沾了点灰尘
    一只透明的蜘蛛
    从上面爬过
    我从其中的一本书中醒来
    雨还在下着
    干枯的墨汁黏住了砚台
    既然今天不存在
    那我只能看看过去
    房屋湿透了
    很多鸟聚集在屋檐下
    叶子在一个下午明亮起来
    像经历了很久的时间

    4月

     

    从一条马路到另一条马路
    天空清洗着壁垒
    雨中的行人如撑开的油画
    云层在冷冷地燃烧
    拉二胡者拉起
    锈迹斑斑的音符
    它阴暗地响着
    潮湿的膝盖顶住琴身
    我走进一家面临拆迁的书店
    猫躺在旧书盒子里
    读索尔仁尼琴
    这个幽暗的空间
    一首诗从仓库内部传来
    外面的工地正钻开道路

    4,20

    分类: 梼杌
  • 2012-03-30南山 - [梼杌]

        南山

    我们天然地有着某种默契
    很多年都如此
    也许这是来自于
    对祖辈们的某种回忆
    当我将一本古书置于膝上
    像放置了一把古琴
    每一次琴弦的颤动
    都伴随着万物微妙的变化
    那座山是有呼吸的
    为了那些起落明灭的云雾
    它储存了许多
    被人们遗忘的记忆
    也许是痛苦,也许
    是一种生存方式
    当我坐在一个遥远的村落
    抬起头来,就会充满期待
    它看到过渊明的孤苦
    看到过李白的寂寞
    还看见过朱熹的沉静
    大雁是它每年一次
    必会造访的远客
    看着那些修行的高僧
    成为一座座石塔
    上面缓缓地生出青苔
    覆满落叶,然后在
    洪流和炮火中
    度尽劫波。但现在
    没有人相信它是有灵魂的
    它被劈开了,被摧毁了
    一束强光刺入它的体内
    挖石车从那里取走骨髓

    2011年11月末

    分类: 梼杌
  •       回到故乡的七十二小时

    剩下的那些青山显得不伦不类
    这些古典式的山脉,抒情的草木
    置身于几何模块形状的建筑与
    轰鸣的机器之间,只有寂静
    再没有人花一个下午来凝视他们
    再没有人用一生来体认他们

    太阳总是从云的背面放出光来
    略带阴沉,我走进没有读者的书店
    潮湿的空气中挂满日历和过期的
    年画,空旷的汽车在道路上疾驰
    那些去年栽的树
    开始展开一种凝重的绿

    我看望亲人、房屋和稻田
    看看还有哪些不复存在
    高高的阳台上,湖面
    像一块布一样抖动了一会
    有个晚上下了几滴雨
    就下在屋顶上,有如几个幽灵
    踩在上面,第二天毫无踪迹
    倒垃圾的时候,我看见那座
    陶渊明的山,他躺在那里
    电缆从山下直插五脏六腑

    5,19

    分类: 梼杌
  • 2011-06-10雨停之后 - [梼杌]

        雨停之后

    雨停之后,树叶宽大
    如同晋人的衣袖
    这阵年迈的雨
    他缓步爬上屋顶
    像阁楼中
    寻找旧书的老人
    步点凝重而清晰
    夜晚比平常
    更早一些到来
    许多久违的事物
    悄然浮现,一首
    未完成的诗,一次
    被中断的旅行,一支
    久未听过的曲子——
    我曾那么沉醉于它
    墙角有几只蜗牛
    正伸缩着躯体
    更远的地方
    湖水艰难地上升
    风吹来的气息
    依然五味杂陈
    我对着一盏明亮的灯
    想起蜡烛
    想起
    与世隔绝的时光

    6月

    分类: 梼杌
  • 2011-04-24蒙娜丽莎 - [归藏]



    3月26日,武昌珞瑜路华中师范大学校门旁。

    分类: 归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