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8给远方人 二七 - [梼杌]

        给远方人 二七

    每一天,有音乐从你的
    内心升起,但你不知道
    它来自何方,你孤独的
    道路,它来自何方

    每一天,阳光如期
    从厚厚的帘布中照进来
    那巨大的阔叶植物
    悄然生长,悄然枯萎
    再悄然被人搬走

    你上午的山脉,下午的河流
    晚间的风和大地
    都竖起耳朵,聆听身旁
    的事物,肖邦的昆虫
    莫扎特的星空,女高音
    在列车上完美谢幕

    9,27

    分类: 梼杌
  • “绿色经典文库”本《瓦尔登湖》,[美]梭罗著,徐迟译,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年12月第一版、1998年9月第2次印刷,共印10300册。

        九江一中有一类课叫“校本课”,上的都非教材中的内容,而是将兴趣和知识结合起来的专题课,有些像大学里的教学方式,比如数学方面有“哥德巴赫猜想”、英语有“美国乡村音乐”、“英文电影欣赏”等等。这类课是放在周三还是周四(不记得了)的下午最后一节来上,50分钟。高一、高二都有安排,到了高三学业紧张,就不再开了。那时一中的语文教研组里人才济济,虽然那些老师见解不一,但都有各自的特色,尤其是吴丰强老师,颇有浪漫气质。高二时他给我们上的校本课,有《安娜·卡列宁娜》、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还有就是《瓦尔登湖》。他每次讲完课都能掀起一阵读书的热潮,大家被他具有魔力的讲课方式吸引,纷纷去找来他所讲过的书本来读。

        梭罗的《瓦尔登湖》,现在市场上很容易见到,但在当时,在并不算发达的九江,还是很难找到。像吉林的这个版本,虽然印有一万余册,但市场上所见甚少。如今不少版本,封面设计张扬华美,带着明显的商业痕迹,俗不可耐,而里面的装帧设计和印刷却十分粗糙,真可谓是舍本逐末了。这一本虽非精品,但却是我喜欢的格式,32开本,纸页虽一般,不过看起来舒服且养目;封面为绿色,下半页的图画也很有意味:一条废弃的铁轨伸向远方,周围都是茂密的林子,不少树木还生长在枕木之间,充满了生命力。

        更重要的是,这本书是著名诗人徐迟所译。根据徐先生的《译序》,本书第一版是1949年在上海出版的,因正值时代更迭,影响不大。再版已是1982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印了13000册,出版前徐迟先生做了详细的修订。之后又曾进行全面的校订,因此译文的质量实属上乘。这本吉林版的《瓦尔登湖》出版时,徐先生已经去世,序言由著名的翻译家冯亦代先生撰写,笔墨之间,饱含深情,而如今冯先生也已仙逝多年了。

        这本书是我在2002年6月2日购于九江席殊书店的,此后再没见过这一版本。购书时是高考前一月,当时心情已杳不可知。2006年农历年后,我回到九江一中实习,课间常与语文教研组的那些老师闲聊,但那时吴丰强老师已经被调到教育局去了。

    分类: 归藏
  • 2009-08-11给远方人 二五 - [梼杌]

        给远方人 二五

    我闻到了雨水的味道
    它们在草尖上爬动着
    用细细的触角,穿过
    茂密的树林,它们
    走了很久,从我古老的
    故乡的水域走来
    抵达这个日渐生锈的城市
    我闻到石头坝上的水沫
    沉在水里的兵器,和
    在雨中摇橹的人。风是
    一张女人的面庞吹过水面
    吹灭我幼小的夜晚。它们
    曾听见蝉蜕去枯黄的壳
    树枝在伸展,坚果突然
    崩裂,你可以对里面的人说
    嘿,你们好!是啊
    稻谷和湖泊有福的夜晚
    它们走了多年,城墙
    已经被碾为尘土
    在那片孤独宁静的水域上
    许多鹤腾起又落下
    像是演奏着失传已久的
    音律

    09,8,10

    分类: 梼杌
  • 2009-07-31给远方人 二四 - [梼杌]

        给远方人 二四

    我们的故乡是水国
    是湖泽星罗在城镇四周
    那里曾热情而忧伤

    我的外婆生活在那里
    我的父母也开始耕植
    这古老的手艺
    被一代代继承

    我的祖先从陶潜的时代
    就在那里定居
    也许他们曾做过邻里
    是他诗中不知名的田父

    鸟类是传播者
    我们的讯息
    透过曲曲折折的山脉传出
    有些记忆注定是要被遗忘的
    就像那些被风抚平的坟墓

    09年7月

    分类: 梼杌
  • 2009-07-27给远方人 二三 - [梼杌]

        给远方人 二三

    又是一次阔别
    我该说些什么
    还是像站台一样
    保持恒远的沉默

    今夜我是一座房子
    被掏得空空荡荡
    桌椅被搬走
    花草被搬走
    就连光芒也被
    清扫得一干二净

    一座孤独的房子
    荒凉的屋顶
    落下几只燕子
    门口放置着一双
    从未远行的鞋

    它被拉上窗帘
    盖上厚厚的灰尘
    直到你回到这里
    它将一直陈旧下去

    7月27日

    分类: 梼杌
  • 2009-07-14这时候 - [梼杌]

        这时候

    这时候你们都在哪里
    是否像从前一样易于感伤
    一架飞机缓缓撞进黑夜
    我的孤寂如同遥远的星云

    这时候你们都在哪里
    是否也在听南国的水声如琴
    一阵雨架马车经过这里
    到处都弥漫着旧日的气息

    我曾站在义熙元年的路上
    两手空空就像只陈旧的高脚杯
    我没能紧抱沙土沉在水底
    没能屏住呼吸不让你们发现

    某个时候建筑会在旷野中消失
    有人在古老的年代将灯盏熄灭
    我怀念你们被风吹过脸颊的时刻
    像怀念着一片无人踏足的草地

    09年6月,7月

    分类: 梼杌
  • 2009-07-07诗四首 - [梼杌]

        夏夜阵雨后作

    昨宵一夜雨,幻此百年身。
    翳翳凭空至,忽忽何处存。
    冽风扶醉草,遥水忘醒云。
    故国仍嘈市,天涯已碧岑。

    09年6月

        给远方人 十八

    日日萧寥退意多,不堪壮气尽消磨。
    三年人事剩孤胆,一半豪情付碧波。

        给远方人 十九

    江南碧水日悠悠,江北红晴映古楼。
    青鸟午窗才唤起,依约梦里在西洲。

        给远方人 二十

    风物无边满抱襟,不觉绿意一何深。
    清狂旧日休拘检,已送青春又别君。

    09,7,7

    分类: 梼杌
  • 《世界两侧》,苏童著,江苏文艺出版社,1993年9月第一版,1996年5月第7次印刷,原价16.5,打半价8.3元购得。

        最近看《易堂寻踪——关于明清之际一个士人群体的叙述》(赵园著,江西教育出版社2001),这并不是一本学术类的专著,却能融学术的严谨与个人的漫想在一起,让人既从历史中读出感慨,又能体味知识的乐趣。此套江西教育出版社所出的“寻踪丛书”,是张国功老师策划的,内容自不必说,装帧也淡雅精美。只是书脊处的胶水似乎质量并不佳,没翻几页,纸张飞散。因为这本书是从黄新光老师家中借出来的,所以就想重新买一本还给黄老师,这本就自己留着。周末去了青苑书店、八一桥的时代图书广场和一经路的席殊,都没找到此书,却是无意间找到了苏童的《世界两侧》。
        记得大一的时候,我和毛飞峰刚刚认识,就跑到他租的单间里去谈天。那间房子在北区的后面,一幢红砖民房的二楼,室内除了一桌、一床、一柜,别无他物。橱柜本是用来放碗盘的,被毛飞峰拿来装书。当时里面就有江苏文艺的这一套苏童文集,除了《世界两侧》,还有《妻妾成群》、《武则天》等等。那时是我第一次全面地接触苏童,之后看得也少了,到毕业后也忘得差不多,仿佛没看一样。但深深地记得一部短篇《井中男孩》,是《世界两侧》中的最后一篇。当时这本书我是倒着看的,所以第一个看的是《井中男孩》,也许是这个缘故使我对它印象深刻。然而到几年以后,我和许多人说起这部短篇时,他们都说没看过,包括陈宏涛。于是渐渐我就很纳闷,因为回忆本来就不能完全相信,何况现实中又再找不到这篇小说。人民文学出版社新近出了一套苏童小说选集,是按照年份来编排的,我特意到书店去翻了目录,也不见收入《井中男孩》。毛飞峰曾住过的那地方,现在也面目全非了。所以我一度怀疑《井中男孩》是否是苏童所写,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看过这篇小说,那段青涩的读书经历也变得极其可疑。
        今天去席殊,没有《易堂寻踪》,却在特价书架的最下面翻出了《世界两侧》,这本96年出版的书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就像从没有人翻动过。我下意识地看了看目录,最后一篇,果然是《井中男孩》,那一刻,仿佛过去的一切都在昨天发生。

    分类: 归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