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6南柯子 - [梼杌]

        南柯子

    十楼,鸽子的隐身之地
    目光凶险有如
    阳光切开窗户
    你校勘纸稿
    史官早已零落
    之秦之蔡或之海
    你亦在其中,辗转
    进入楚越的边境

    每日到深夜
    万户紧闭窗门
    楼下车辆如鸦雀四散
    胃一般的黑夜消化着
    城市的残炙
    你合上眼

    一杯咖啡在你的桌上
    冷却成黑漆漆的铁块

    4月23日夜,24日

    分类: 梼杌
  • 2009-04-10给远方人 七 - [梼杌]

    给远方人  七

    有时候我会厌倦这个世界
    尤其在夜里
    我疲倦,一无所获
    乞丐的笛声撕裂着我的肺
    举目所及,是比夜
    更黑的河流,是
    比河流更暗的远方
    在这个闪烁的城市中
    我悬浮在四楼,在四月:
    万物已破土,鸟亦将归
    但到清晨,当阳光
    穿过昏暗的气流
    落在阔叶植物上
    我想起你,我会感到
    活着是多么值得

    4,9夜

    分类: 梼杌
  • 2009-04-08给远方人 五 - [梼杌]

    给远方人 五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击垮我了
    我一无所有,你在远方
    它不能从我这取走什么
    我只要刷干净鞋子
    整理屋里的书籍
    让空气流畅
    让雨水看起来更自然些
    在这座晦暗的城市
    细致地做一些沉默的工作
    直到我打理好一切
    足以让一只鸟穿过我的内心
    我安静地坐下
    面对湿漉漉的春天
    等你回来

    4,3夜

    分类: 梼杌
  •     3月19日与王彦山夜谈

    窗外的雨水一夜未眠
    我们有如泥土
    躺在坚硬的榻上
    有如泥土般沉重

    一夜植物丰茂
    我们依旧瘦弱
    四周是黑漆漆的房屋
    我们是荒凉的泥土
    荒凉的泥土上
    什么也种不出来

    我的嘴唇是一树桃花
    你看到它们就知道我要说些什么了
    是一本《陶渊明集》,他很沉默
    我常常感到一丝苦涩袭来
    仿佛我们的周围就是海水

    我突然想起苏轼和苏辙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
    他们又会说些什么

    3,20;3,30

    分类: 梼杌
  •   昨天晚上接到王晶的电话,挂了之后才想起来我们上一次见面还是07年6月,不想一晃就将近两年了。我告诉她我和刘莺倩想今年去一趟敦煌。她说,那我带你们去看真正的大漠吧。

    分类: 连山
  • 2009-02-17陈宏涛的高安 - [连山]

        这是很早以前的一个承诺,但当我践行时,还是发现太过仓促,一天半,太短了。我希望以后不要发现我的人生也是如此。
        由于没有带相机,一切显得模糊不清,世界越来越不可辨识,不可相信。
        我只记得一些细节:拐进巷子,里面一家店牌上写着“电话亭与米粉店”,陈宏涛说“与”字用得太妙了。右拐,是个院子,迎面写着“生猪屠宰领导小组办公室”。这就是陈宏涛很早向我提过的高安商业局的宿舍,青灰色的砖砌成的房子,做工一丝不苟。
        上面那张图是我从网上弄下来的,远处的仿古建筑是大观楼,几乎是仿天安门的样式建造的,恕我直言,实在拙劣不堪。照片里的木制浮桥已经换成了铁制的,是为了安全起见。那一天陈宏涛带我和倩穿过这里,去他生活学习过的地方参观,高安中学真不错。陈宏涛的《墨绿》就是在那里拍的,房子都很古朴,那种破旧的感觉让人很踏实。
        在黑板报长廊后,陈宏涛告诉我们他曾经在这里遭到五个人的威胁,他们扇形将陈宏涛围在中间,警告他不要再和某某交往。
        于是那天晚上,很奇怪,我觉得自己会梦见站在那长廊后面,旁边有王晶、蒲海净、晏梨花,当然还少不了高大威猛的韩继承,他们双手叉腰。
        我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对靠在墙上的陈宏涛说:“听说你给刘莺倩写信,嗯?!”

    分类: 连山
  • 2009-02-02老屋 - [梼杌]

    《老屋》

    多少年了,老屋
    如同一盏经年的油灯
    布满灰尘且锈迹斑斑
    你很难再点燃它
    在它周围,耕地
    正慢慢退化,像一只蝉
    蜕下来的空壳,一触即碎
    屋前的杉树高高地
    冲向天空,我离开时
    它才与我一般高
    枇杷树和枣树的枝蔓
    纠缠在一起,每到
    夏秋时节,那些
    果实会挂在风中
    一个个饱满厚实得
    如同我的记忆
    故乡的老屋,我已许久未来
    那里曾是粗糙的泥地
    黄泥砖砌成的房子
    不能遮风,亦不能挡雨
    却能四季如春。外公
    在锄完草后归来
    会给我折几只纸船
    再将损坏的小木凳修好
    那里曾无比热闹,除夕
    之夜,所有人围坐在一起
    大圆桌上热气腾腾
    一个吹笛的老者在外乞讨
    母亲给了他足够的食物
    和余钱,他满意地离开
    此刻屋外爆竹阵阵响起
    四周仿佛一切如旧
    只有老屋变得愈发孤独
    我年迈的外婆独守着它
    像守着那份倔强而古老的习惯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09年1月

    分类: 梼杌
  • 2008-12-11《教父Ⅱ》 - [连山]

        ①这是我看过所有电影的续集当中最好的一部,我甚至认为它超过了《教父Ⅰ》;
        ②阿尔·帕西诺一如既往地那么帅;
        ③当年轻的维多柯里昂(也就是第一部里马龙·白兰度扮演的教父)出场时,我一愣:很眼熟!仔细再看时,原来就是主演《美国往事》和《出租车司机》的那人!陈宏涛,他叫什么名字?

    分类: 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