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31珞珈山日记 十六 - [梼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ishengxiaosi-logs/81554356.html


    武大老图书馆/摄于08年12月

    十月三十一日,晴。

         不知不觉,竟然是十月的最后一日。《大学语文》下节课恰巧要讲《兰亭集序》,于是备课的时候反复诵读此文,“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对于时间的流逝,我们多么的无助和无奈。

         这一个月把时间都放在了《毛诗正义》上,几乎没有时间去看其他的书,从图书馆和资料室借来的一些自己感兴趣的材料,有的几乎没翻就要拿回去还了。《毛诗正义》的本子,用的是中华书局影印阮刻十三经注疏的两册本,不仅字体极小,而且不甚清晰,读起来很费力,估计待我读完,真要“目睛如雾”,也终于知道陈寅恪先生为何最终失明。阮刻十三经现在也出了五册本,比现在通行的上下两册要好得多了,但价格极贵,对于我来说,看一看摸一摸就行了,然后回家流口水。

         入珞珈山已整整两月,书债更是堆积如山,每日自己本该完成的读书任务都只是勉强完成,更毋论其他。本有很多想读的书,一来是想多获取些知识,二来也确实是愈加感到自身功底的浅薄,现在应付本专业都颇觉力不从心,对于自己另一面的兴趣如西方文学之类,更无暇关注。本来每周六有邓晓芒教授的德国古典哲学,但实在抽不出时间去旁听;而文学院资料室里一架子的西方现代诗歌各种译本选本,也只能抱着书架痛哭一场后抱头鼠窜。

         这几日天气甚好,树叶悄然变成金黄。午后,阳光常穿过树影照在书桌上。每逢周五晚饭后,我则和倩倩去樱顶的戈雅咖啡馆,享受片刻的休闲。我们时常坐在靠近花架的座位,有人在自习,有人在上网,有的在聊天。老板则时常与人攀谈,有次无意间听见他谈到了东林寺,并谈佛理。饮完咖啡后,我们再从戈雅走到老图书馆,在那里瞻仰片刻,有月的时候,老图显得格外神圣,它虽然不高,建筑面积也不甚大,但由于设计的完美,它不仅精致,而且厚重。

         每周五,梅园小操场都有两场免费的露天电影,我自然是没时间去看,但每次去戈雅的时候,我们都会特意去那里停留一两分钟,许多人席地而坐,或者带了小板凳,仰头看着幕布。光束不断变换着色彩和亮度,这样的场景,总让我想起《天堂电影院》里的情节。

         这里值得去感受的东西太多了,我却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体味。

    分享到:
    分类: 梼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