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武大图书馆读到王彦山的诗

    我在图书馆读到你的诗
    一只鸟撞开空气中的门
    在一本书中,你的诗
    落在许多陌生与熟悉的名字之间

    如果你在唐代
    必入河岳英灵集
    如果我在唐代,必在
    逃亡的路上想起你
    想起鲍参军的飘逸和
    庾开府的深沉,我记不起你的诗句
    如同我早已记不起李白杜甫苏东坡

    总有某个时刻我们曾经坐在
    某个地方,像古人谈论比他们更古的人
    袖手敛裾,天地长久
    我们多久没有曲水流觞或者
    仅仅是坐下来,你有一杯咖啡
    两种月色,我们隔着一江水和数度深秋

          11,10

    分类: 梼杌
  • 九月二十二日,中秋,雨。气温骤降十度。

        昨日无意间从樱园经过,很久没来这里了,在老校舍前回头看那条狭长而平整的路,两旁挺拔的梧桐参天,在极高处合抱,遮住了天空。风一吹,细碎的叶子从林荫间纷纷落下来,在断断续续的阳光里闪烁着,宛如梦境。

        昨夜在古籍所上古文献研究方法论,骆瑞鹤老师带我们参观了古籍所的资料室,里面虽不大,但西面墙壁的书架上,全是抄写、印刷下来的卡片和笔记。我想起以前看梁启超的一本书里说,古代学者(是说钱谦益还是谁,忘了)作研究,先是将史书看上好几遍,然后再分门别类把自己需要的资料抄下来,抄完一纸就放在书架的某一阁里。现在看到古籍所的资料室正是这样。之后骆老师拿了历代的目录书给我们看,接着又拿出中国丛书综录,以前看学人笔记常常谈到此书,说要查资料,最好就看这本丛书综录,要看哪本书、查哪个版本、藏在哪里,一阅即知。如今终于亲见,并得知查阅的方法,真是受益匪浅。

        前天上西方正典,老师由Canon一词谈到卡农,又由帕海贝尔的卡农谈到巴赫的赋格。于是回到家中就把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小提琴奏鸣曲与组曲及十二平均律钢琴曲集下了下来。记得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最早是在陈宏涛那里听来的。隔了这么多年,又重新在一个安静的下午聆听巴赫,外面风雨潇潇,城市在很远以外。

    分类: 梼杌
  •     终于要开学了,感觉这两个月过得尤其的累。好像就是经历了一个马拉松,到最后的冲刺了,已是气喘吁吁。然而终究自己还未踏入此间山门,一时不知道未来的生活到是怎样,不免焦虑和紧张,而这次机会对我来说又是那么地得来不易,压力又莫名地大,因此心就觉得很累了。

        其实这两个月,看了不少的书,但似乎没觉得充实,反倒多的是疲惫,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以前看书的时候,有朋友可以交流,可以对话和吹牛,许多情绪可以释放出来。现在却是独学而无友,没有那种同窗共读的氛围,自然是怅然若失,疲惫不堪。古人读书,读到“目睛如雾,不知寒暑”,真是佩服他们。

        两月以来所读书目:余嘉锡《目录学发微》、《古书通例》,杨伯峻注《孟子》,陈鼓应注《老子》、《庄子》,毛春翔《古书版本常谈》,黄永年《子部要籍概述》、《史部要籍概述》,傅雷《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林海音《城南旧事》,阿加莎·克里斯蒂《古墓之谜》、《悬崖山庄谋杀案》,此外又读了一遍《围城》;未读完的书:《史记》(八书未读,一部分列传未读),《三国志》(只读了魏志和蜀志的一部分)、朱光潜《西方美学史》(下册未读完),《经部要籍概述》(剩下编),唉!书债累累。

    分类: 梼杌
  •      无意间在央视六套看了这部电影,有好几个镜头都几乎让我下泪,久石让的音乐也一如既往让人沉醉。去年在陈宏涛的博客里曾看到这部电影的名字,很久没和他联系,上次在QQ见到他,正在忙着剪片子,没空理我。当他有空搭理我的时候,我却在家里没有网上。六月的时候他说七月要回高安拍部片子,约我一起去。一直期待到现在,仍在期待中。

         一直都非常喜欢日本电影中那种明净的风格,宁静的农村,整洁的街道,天空湛蓝,到处都是一尘不染。我有时很疑惑中国的文艺片的镜头为什么都是一片晦暗,如果说有一部分这样的电影还没关系,但几乎“都是”就让人挺别扭,唯一的解释也许就是因为中国的城市和农村都非常脏乱。在我记忆中唯有张扬的《落叶归根》非常宁静而悠远,尤其在主人公(赵本山饰)最后的归途中,给我们展现了一个贪婪的人类尚未触及的西南农村。但与这样的风景愈发稀少的境遇相似的是我们的电影和书本。

         今天回过头去翻陈宏涛的博客,才发现他那篇关于《入殓师》的博客写作时间是去年的5月25日,不知不觉一年多又过去了。陈宏涛那篇博客的最后一句是:“广末凉子饰演的人物很漂亮,隐忍,宽容,真的是一位非常理想的妻子。”

    分类: 梼杌
  • 2010-04-20悲风爱静夜 - [梼杌]

        悲风爱静夜

    深夜中我会到阳台上站立一会
    雨水垂直而安静
    悄无声息地落在建筑上

    此刻夜的深邃
    像一株古老的植物
    它在生长,在缠绕我

    我无法不感受到痛苦
    一些车辆艰难地穿过
    这些疼痛,那些建筑
    黑漆漆的它们多像
    原始的洞穴

    天空,我的祖父在上面熟睡
    我从未见过的祖父,如同
    屋顶上从不存在的手工作坊
    不断响着,并将光芒卷起来

    4,12/18

    分类: 梼杌
  • 2010-04-12写给波兰 - [梼杌]

        写给波兰

    流亡者,像洪水溢出的
    部分,他们泥泞、流散
    最后趋于干涸,体内
    带着原有的味道
    锁进存活的记忆中
    一种古老的语言
    变得孤独而紧张
    我至今都无法抵达
    你的国度,也许
    一辈子也没办法
    在你平整的郊野
    看一阵风暴袭过陈迹
    胶片在转动
    列车在循环往复
    一首忧郁的曲子
    被无数次弹奏
    而我读切·米沃什
    从头到尾,从尾到头
    或者随意翻开一页
    朗读但无意记住
    我知道他在美国
    但不知他是否
    仍然活着

    4,12

    分类: 梼杌
  • 2009-11-13书龚自珍集后 - [梼杌]

        书龚自珍集后

    那是三年前的夜晚
    我举犀角照明
    瞥见你在冬夜里
    行色匆匆,未做
    停留地瞬时老去
    那时我陷入冰冷
    的棉被,黑漆漆
    的宿舍不是丛林
    书本堆满每一个
    缝隙,一把把利剑
    插入天空的心脏
    像一种寓言,我
    举犀角照明,你
    在角落里阴郁地
    注视着我,不要
    再看下去了至少
    你还有羽琌山馆
    还能摁住时代的
    穴道,而我身在
    事实之中却无法
    获知真相,三年
    你还在阴郁地看我
    己亥年在碎纸机
    中被碾碎,一头
    衰老的狮子从远方
    将你的愤怒
    交给我

    10月,11月

    分类: 梼杌
  • 2009-09-28给远方人 二七 - [梼杌]

        给远方人 二七

    每一天,有音乐从你的
    内心升起,但你不知道
    它来自何方,你孤独的
    道路,它来自何方

    每一天,阳光如期
    从厚厚的帘布中照进来
    那巨大的阔叶植物
    悄然生长,悄然枯萎
    再悄然被人搬走

    你上午的山脉,下午的河流
    晚间的风和大地
    都竖起耳朵,聆听身旁
    的事物,肖邦的昆虫
    莫扎特的星空,女高音
    在列车上完美谢幕

    9,27

    分类: 梼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