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4给远方人 十三 - [梼杌]

        给远方人 十三

    你在病中,篆香消尽
    室内的黑暗,你倚阑干
    闲听笛声,(你常和我
    说起它)那笛声幽怨
    越过远山如黛,进入
    我的内心。这段时间
    你总是孤身一人
    走过梧桐树下的阴影
    在光阴堆积的房间
    梳理花草,收拾玉簟
    抄甲骨文。仿佛世事还
    不及进入你的重门深院
    楼台高锁住夏日的
    浓密,也锁住我的思念
    一层层,自南往北
    延绵不绝

    09年6月14日

    分类: 梼杌
  • 2009-05-27给远方人 十二 - [梼杌]

        给远方人 十二

    一年以来,我
    都生活在这里
    被灰尘掩埋
    被春蚕吞噬
    月之盈亏,一点点
    挖去我对这个世界
    强烈的热爱
    我渐如久泊之舟
    无法远航,亦无从
    上岸。桂棹兮
    兰桨,而它在腐烂
    我甚至能听见
    崩裂的声音,像
    木头被斧劈开
    散出一阵浓烈的
    清苦。我感到
    满世界都是疮痍
    没有完整的部分
    我只能读帖,在
    孤室中,读到万念
    俱灰。仿佛左手
    将捋起右臂上宽大
    的袖子,却发觉
    毛笔干秃,砚石
    也早已在冬天碎裂

    09年5月

    分类: 梼杌
  • 2009-04-27给远方人 八 - [梼杌]

        给远方人 八

    这些年,有太多的变化
    一些人在深夜中死去
    一些人在春天受孕
    山脉与河流
    在统治了上亿年后
    不断退守,直到山崩
    河裂。大地更换
    绿色的外衣,风霜渐上
    父亲的双鬓
    这些年,内心的滑落
    一如既往,只有
    胡子日益坚硬,我即将
    托身于此,口腹自役
    仿佛体内长出新的骨骼
    盘根错节深入这座城市
    在流亡的梦境惊醒以前
    再梦一次大海
    让自己静静地滑翔
    进入刺骨的水中

    09,4,26

    分类: 梼杌
  • 2009-04-26南柯子 - [梼杌]

        南柯子

    十楼,鸽子的隐身之地
    目光凶险有如
    阳光切开窗户
    你校勘纸稿
    史官早已零落
    之秦之蔡或之海
    你亦在其中,辗转
    进入楚越的边境

    每日到深夜
    万户紧闭窗门
    楼下车辆如鸦雀四散
    胃一般的黑夜消化着
    城市的残炙
    你合上眼

    一杯咖啡在你的桌上
    冷却成黑漆漆的铁块

    4月23日夜,24日

    分类: 梼杌
  • 2009-04-10给远方人 七 - [梼杌]

    给远方人  七

    有时候我会厌倦这个世界
    尤其在夜里
    我疲倦,一无所获
    乞丐的笛声撕裂着我的肺
    举目所及,是比夜
    更黑的河流,是
    比河流更暗的远方
    在这个闪烁的城市中
    我悬浮在四楼,在四月:
    万物已破土,鸟亦将归
    但到清晨,当阳光
    穿过昏暗的气流
    落在阔叶植物上
    我想起你,我会感到
    活着是多么值得

    4,9夜

    分类: 梼杌
  • 2009-04-08给远方人 五 - [梼杌]

    给远方人 五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击垮我了
    我一无所有,你在远方
    它不能从我这取走什么
    我只要刷干净鞋子
    整理屋里的书籍
    让空气流畅
    让雨水看起来更自然些
    在这座晦暗的城市
    细致地做一些沉默的工作
    直到我打理好一切
    足以让一只鸟穿过我的内心
    我安静地坐下
    面对湿漉漉的春天
    等你回来

    4,3夜

    分类: 梼杌
  • 2009-02-17陈宏涛的高安 - [连山]

        这是很早以前的一个承诺,但当我践行时,还是发现太过仓促,一天半,太短了。我希望以后不要发现我的人生也是如此。
        由于没有带相机,一切显得模糊不清,世界越来越不可辨识,不可相信。
        我只记得一些细节:拐进巷子,里面一家店牌上写着“电话亭与米粉店”,陈宏涛说“与”字用得太妙了。右拐,是个院子,迎面写着“生猪屠宰领导小组办公室”。这就是陈宏涛很早向我提过的高安商业局的宿舍,青灰色的砖砌成的房子,做工一丝不苟。
        上面那张图是我从网上弄下来的,远处的仿古建筑是大观楼,几乎是仿天安门的样式建造的,恕我直言,实在拙劣不堪。照片里的木制浮桥已经换成了铁制的,是为了安全起见。那一天陈宏涛带我和倩穿过这里,去他生活学习过的地方参观,高安中学真不错。陈宏涛的《墨绿》就是在那里拍的,房子都很古朴,那种破旧的感觉让人很踏实。
        在黑板报长廊后,陈宏涛告诉我们他曾经在这里遭到五个人的威胁,他们扇形将陈宏涛围在中间,警告他不要再和某某交往。
        于是那天晚上,很奇怪,我觉得自己会梦见站在那长廊后面,旁边有王晶、蒲海净、晏梨花,当然还少不了高大威猛的韩继承,他们双手叉腰。
        我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对靠在墙上的陈宏涛说:“听说你给刘莺倩写信,嗯?!”

    分类: 连山
  • 2008-09-25夜行 - [梼杌]

    《夜行》

    洒水车刚过
    暑气立刻
    疾病般蔓延开来
    我命如耗子
    在黑暗巨大的
    下水管道里游走
    到处是叫卖声
    和腐烂的水果
    河流睁开亿万只眼睛
    让我无处逃窜

    五楼的天空
    有人装修寂寞
    我找到一张
    没有边缘的椅子
    坐下
    像尸体一样
    等自己冷却

    9月23日

    分类: 梼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