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24蒙娜丽莎 - [归藏]



    3月26日,武昌珞瑜路华中师范大学校门旁。

    分类: 归藏


  • 博尔赫斯书店,位于中山大学西门旁的怡乐路95号,十分精致和小资的一个书店,进院门后,在树荫的簇拥下,再穿过一个类似于叶芝诗中描绘的旋转楼梯就到了,十几平米的空间,整齐地放着几百本书,多是西方哲学、思想和文艺类书籍,与书店名很契合。唯一的不足就是所有的书,都不打折。

    文津阁书店,位于中山大学西门新港西路85号二楼,有点类似于放大了的武大豆瓣书店,但里面还有不少比较不错的旧书,比如中华书局点校版的《汉书》和《后汉书》,品相非常好,几乎是无人翻动的那种,120块钱一套,也不算贵,但一来路途遥远,二来钱都被高铁给吞了,所以只好咽了口唾沫,最后买了一本作家出版社1957年版的《陶渊明集》,这是王瑶先生的注本,最早读这个本子是从黄新光老师那里借来的,还买了一本日本人写的《郁达夫传记两种》。新书部分也主要是社科类的书籍,结果意外发现我找了很久的《徐复观论经学史二种》(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这本书从图书馆借来寒假已经看完了,但看得不仔细,所以一直想买,但网上只有新版,白色封皮,里面的排版也不如我借的这个本子,书打六折,也算是较便宜的了。

    学而优书店,千万别被门面给骗了,里面其实相当大~

    学而优书店的古籍区~
    学而优书店,是我高中时候就听老师常谈起的一个文化书店,这次终于见真面目了。书店特色与青苑类似,但几乎有青苑的三倍大,社科类的书都在二楼,而且书非常全,比如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张舜徽集》,我在武汉都找不到,网上也比较缺货,结果在这里一本不落,最后选了《张舜徽集》中的《郑学丛著》和《清代扬州学记·顾亭林学记》二种,张先生的书市场上很少见,老版书更是难得,所以这次还是不虚此行的。不过学而优的折扣也不算多,入了会员银卡也才9.3折、金卡才8.8折。不过一个学校旁边有这么好的书店,平常能来逛逛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事啊。

    分类: 归藏

  • 武大老图书馆/摄于08年12月

    十月三十一日,晴。

         不知不觉,竟然是十月的最后一日。《大学语文》下节课恰巧要讲《兰亭集序》,于是备课的时候反复诵读此文,“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对于时间的流逝,我们多么的无助和无奈。

         这一个月把时间都放在了《毛诗正义》上,几乎没有时间去看其他的书,从图书馆和资料室借来的一些自己感兴趣的材料,有的几乎没翻就要拿回去还了。《毛诗正义》的本子,用的是中华书局影印阮刻十三经注疏的两册本,不仅字体极小,而且不甚清晰,读起来很费力,估计待我读完,真要“目睛如雾”,也终于知道陈寅恪先生为何最终失明。阮刻十三经现在也出了五册本,比现在通行的上下两册要好得多了,但价格极贵,对于我来说,看一看摸一摸就行了,然后回家流口水。

         入珞珈山已整整两月,书债更是堆积如山,每日自己本该完成的读书任务都只是勉强完成,更毋论其他。本有很多想读的书,一来是想多获取些知识,二来也确实是愈加感到自身功底的浅薄,现在应付本专业都颇觉力不从心,对于自己另一面的兴趣如西方文学之类,更无暇关注。本来每周六有邓晓芒教授的德国古典哲学,但实在抽不出时间去旁听;而文学院资料室里一架子的西方现代诗歌各种译本选本,也只能抱着书架痛哭一场后抱头鼠窜。

         这几日天气甚好,树叶悄然变成金黄。午后,阳光常穿过树影照在书桌上。每逢周五晚饭后,我则和倩倩去樱顶的戈雅咖啡馆,享受片刻的休闲。我们时常坐在靠近花架的座位,有人在自习,有人在上网,有的在聊天。老板则时常与人攀谈,有次无意间听见他谈到了东林寺,并谈佛理。饮完咖啡后,我们再从戈雅走到老图书馆,在那里瞻仰片刻,有月的时候,老图显得格外神圣,它虽然不高,建筑面积也不甚大,但由于设计的完美,它不仅精致,而且厚重。

         每周五,梅园小操场都有两场免费的露天电影,我自然是没时间去看,但每次去戈雅的时候,我们都会特意去那里停留一两分钟,许多人席地而坐,或者带了小板凳,仰头看着幕布。光束不断变换着色彩和亮度,这样的场景,总让我想起《天堂电影院》里的情节。

         这里值得去感受的东西太多了,我却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体味。

    分类: 梼杌
  • 2010-04-20众鸟欣有托 - [梼杌]

        众鸟欣有托

    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
    我将书本放进行李,像把
    果实放入篮筐,旅途是
    如此昂贵,我几乎无法承受

    有一天土地柔软,山脉坚硬
    正如我对你说过的那样
    流水愤怒的时候要静静等待

    我知道暴雨何时到来,知道
    稻谷该什么时候种下
    但相比我的亲人们
    我知道的仍然太少

    长尾巴鸟在树上,我叫不出
    它的名字,它一会儿就飞走
    我背起沉甸甸的包裹
    像父亲背起幼小的我

    4,17/19

    分类: 梼杌
  • 参橫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苏轼的《六月二十日渡海》,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此时此刻,也最能表达我的心情。

    分类: 归藏
  • 2009-10-07珞珈山日记 七 - [梼杌]

    珞珈山日记  七

        七日,晴,碧空澄清,朗无余滓。
        坐公交去江汉路,路过辛亥起义军政府楼遗址、黄鹤楼和长江一桥,从桥上看两岸,风光无限,龟山与黄鹤楼遥遥相望,晴川阁也矗立在江边,不知道消失了的鹦鹉洲是否就在附近,写《鹦鹉赋》的祢衡就埋葬在那,和芳草萋萋的小洲一齐沉入水底了。
        江汉路是原来的老租借区,有许多经典的清末民初的西式建筑,十分精致,几乎座座经典,大部分是当时的银行所在地,现在依然是金融中心。走出江汉路才发现武汉港竟在眼前,我初中时父母带我同外婆来武汉,就是夜里从这里上的岸,还在武汉海关下面吃了一碗牛肉面。
        从武汉海关旁做轮渡至长江一桥下,经过户部巷,人多没有进去。逛了逛附近的商业区,买了两件极便宜的衣服,便回来了。这次游逛,只是匆匆而行,并没有驻足的机会,只是认个路罢了,以便下回再来走走那些无人的小巷深处。

    分类: 梼杌
  • 2009-10-05珞珈山日记 四 - [梼杌]

    珞珈山日记 四

        四日,晴。不觉在这里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半。
        初秋的珞珈山,叶子还没有全部变黄,密林间黄绿相杂,十分怡人。下午文学院举行79级校友聚会,倩倩去珞珈山庄帮忙,我则去广埠屯的古籍书店闲逛,这里的店主人依约还认识我,态度极好。有许多欣喜的发现,如国家图书馆藏古籍善本聚珍、西谛藏书善本图录(含西谛书目),价都在两百元以上,只能是望洋兴叹。最后购《明清笑话集》与上海古籍的《周易译注》,打八折共48元。《明清笑话集》是周作人校订的,这次由止庵整理、中华书局出版,收录了明代赵南星的《笑赞》、冯梦龙的《笑府》(选)、清代陈皋谟的《笑倒》(选)和石金成的《笑得好》(选)四种,其中笑话多有讽刺,其实这才是幽默的本质,失去了讽刺的幽默便不成幽默了。《周易译注》(黄寿祺、张善文撰)是我一直想买的一本书,最早读它是在大四写毕业论文时,从黄老师(还是文老师,忘了)借来的,这应是当代注《易》最好的本子了,十分详尽,尤其书前有《读易要例》,对学习《易经》是一篇很好的启蒙文章,当时我还复印了下来。原书似出版于80年代或90年代初,现在买的这本是2004年新版的(上海古籍十三经译注丛书之一),将《读易要例》放在了文后,字体也缩小了一号。
        从书店走回,几近黄昏,阳光打在树叶上和古老的建筑上,既静谧又灵远。倩倩说世界上最好看的色彩是天空的颜色和阳光穿过树叶的颜色,当你静静的看着它们时,会觉得人生如此美好。这时候的珞珈山,许多人因长假而离校,山中悠然宁静,时时能听到鸟声,茂密的爬山虎覆盖在电线上横穿过道路,路上有稀疏的落叶,一踩即碎。回来后和倩倩一起做服务员,闲时读《西谛书话》和《明清笑话选》,或与她的同学谈笑,时间虽短,但很久没有这样畅怀。至九点半才完成任务,林影斑驳,人影成双,明月照人归。

    分类: 梼杌
  • 2009-10-04珞珈山日记 三 - [梼杌]

    珞珈山日记 三

        三日,中秋,晴。
        昨晚和倩倩一起看《机器人总动员》,瓦利和伊娃实在是太可爱了。
        今天中午倩倩有三个同学过来,中午一起吃饭。一早就出去买菜,中午倩大秀了一下手艺,烧了两条鱼,弄了香菇鸡翅汤、生菜包饭,其余还有辣椒炒肉、青菜和西红柿炒蛋,吃得十分开心。
        午后太阳甚大,小睡了一下,下午到湖北出版集团三楼的崇文书社,里面很大,但不过仍是新华书店式的格局。
        晚上行走于珞珈山,山中树叶密布,水气阴凉,空中别无他物,唯有明月,月旁环绕着几缕淡云,如水,如薄薄的冰。突然想起“愿逐月华流照君”,直到此刻才认识到这句诗,真美。

    分类: 梼杌